首页 »

市井书香 | 巴金签名版《随想录》、杨绛题字的《我们仨》……社区居民竟可随便看

2019/10/10 4:51:58

市井书香 | 巴金签名版《随想录》、杨绛题字的《我们仨》……社区居民竟可随便看

 

6000册藏书,其中2000册是有巴金、苏步青、贺绿汀、柯灵等名家亲笔签名的保存本,以及杨绛、叶永烈、张瑞芳、草婴、周小燕等人题字的赠书。这些书是爱书人金峰花了25年时间,一点点攒出来的,他视若珍宝。平日里,光是摩挲一下都透着几分小心。如今,它们成了奉贤区育秀六区居民的“共有财富”,人人都可以去参观、阅览,甚至细细品读。

 

 


走下神坛的小区“神秘人”

 

如果不是金峰的主动“曝光”,人们根本不会知道他家的阁楼上还别有洞天。育秀二居居委会主任徐中良告诉记者,两年前的某个下午,金峰冷不丁找上门来,说想把自己的家作为阵地,在小区里办一个读书会。

 

 

读书会本身不稀奇,只是这个组织者有些不一般——他有满满一阁楼的藏书,不少还是名人签过字的。“珍贵”、“值钱”、“不可思议”,金峰的想法一传出去,老百姓的议论就开始了。有人惊叹不已,“原来小区还有这样的藏书高人”,有人目瞪口呆,“这么多珍藏本究竟从哪里弄来?”可更令人感到讶异的是,这位“神秘人”竟然有意愿把这些无价之宝拿来与小区居民共享。

 

金峰告诉记者,日常生活中,自己不过是当地排水管理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,一个顾家的丈夫,一名称职的父亲,并不神秘。读书是他用心经营的业余爱好。

 

从20岁步入工作岗位以来,金峰便开始大量藏书了。他读的书很杂,从文学到哲学,从历史到古玩鉴赏。什么都涉猎一点,也因此参加了不计其数的作家现场售书,拥有了和名人交流的机会。有时,这种短暂的交流还会延伸出更深刻的缘分。

 

1998年,金峰在一场活动中认识了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。8年后,金峰再次登门拜访,与秦怡谈了一个小时的话。临走时,还获赠了秦怡签名留念本《跨越世纪的美丽——秦怡传》。

 

与巴金老先生的相识就有些“以文会友”的意味了。金峰说,当年他给巴金先生写了一封信,谈及一段尘封的历史。老先生鼓励他莫忘历史、正视历史,便寄来了一套签名版的《随想录》。如今,这套书就放置在金峰家阁楼的书架上,不论老人小孩,只要想阅读,金峰都会大方地奉上。

 


比书本更要紧的,是阅读习惯的传递

 

金峰没有一刻是停止阅读的。最近,他又迷上了有关香港城市文化的著作。不过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他更想要的是一帮可以和他一起徜徉书海的书虫,甚至是离开书籍本身,阅读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

 

两年来,每两个月金峰会在居委会的小课堂上办一次读书会,在自己的家里办一次读书会。两个读书会的受众不同,前者是一些热爱生活的老人;后者则是渴望阅读的年轻人和孩子们。“他们对待书本的态度反而丰富了我对书的理解。我逐渐走出自己的思想世界,开始带着他们一起探讨生活、社区,甚至探讨当今的世界格局。”金峰说。

 

令书友卫伯仁印象最深的一次读书会恰恰就与书无关。那天,结束了一小时的自主阅读后,金峰给在座的书友出了一道题:小区车位这么紧张,有什么缓和的办法?73岁的卫伯仁想也没想就举手了,一连串提了三种方案。每一种,都与他过往的所见所闻有关。金峰说,这就是书本之外的东西,它来源于人的生活和感悟。“我们把日常生活最琐碎的东西拿来交流、争辩,我们阅读到的,是别人的人生经验。”此外,每隔一段时间,小区的书友们都会一起去上海有名气的书店、博物馆、公园逛一逛,“读万卷书,还要行万里路。”

 

去年下半年,在居委会的支持下,金峰开始尝试在楼道里设立读书角和好书推荐栏。每个月,金峰挑选自己藏书中有趣的几本放在读书角供居民自选,并更新推荐给居民的书单。到今天,近一年时间过去了,金峰拿出去“漂流”的书几乎全部收了回来,没丢,也没有涂涂画画,唯一留下的是书页上翻阅的痕迹。

 

金峰说,他的目的达到了。他想要的不是人们读了某本书后,写下不痛不痒的观感;或是一群人集体阅读,随后七嘴八舌地发表感悟。而是人们开始愿意为某本书停步片刻,或是在茫茫书海中找到“情投意合”的那一本,如饥似渴地读下去。这一点,不管在他的读书角,还是读书会,都有居民始终如一地践行着。

 

“不管是受我的影响,还是那些流淌着生命的铅字影响,能带动一些人重新拾起书本,将阅读习惯传递下去,这就够了。”金峰说。

 


本文图片:杜晨薇 摄  图片编辑:邵竞  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