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游戏展会不能没有ShowGirl

2019/10/10 4:51:58

游戏展会不能没有ShowGirl

ShowGirl伴随ChinaJoy成长

 

上海观察:从最近一届车展开始,ShowGirl的着装一直是大家热议的话题,这次ChinaJoy也不例外。您怎么看这个年轻人很关注的话题?

 

祝君波:ChinaJoy和车展还有点不一样,我们本来就是个文化展览,游戏里面很多主角,本身就是人物,当然也有怪兽,机器人,但也得有人去扮演不是?所以在ChinaJoy,演员是不可以少的。而且这个十几年来,ShowGirl也是伴随着我们ChinaJoy成长的,所以,我们没有一刀切,说,“不要ShowGirl”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

当然规范还是需要的,中国人所谓“不偏不倚,谓之中庸”。在筹备阶段,我们会给展商一份相关的“指导手册”,图文并茂形式的,告诉他们怎么样的穿着可以,怎么样的不可以,好在展商也都比较理解。有些聪明的展商还会发挥想象力,昨天我看到某个展商,请了十几位漂亮的外国模特,穿上机器人造型的服饰,这可是裹得严严实实,但也老漂亮的。还有的展商,根据游戏角色特点,请男模特穿上类似海军制服的服装,也非常帅气。

 

上海观察:有没有不听话的展商,硬是要“顶风作案”的?

 

祝君波:有,极个别的。所以我们每天有工作人员轮流巡馆,看到这种情况就要让参展商注意了。

(本届展会上的ShowGirl着装不再一味“清凉”)

 

上海观察:您有个观点,“ChinaJoy是人民群众的嘉年华、游戏公司的交易场”,这个定位是偏民间和市场的,那代表政府的出版局作为主办方之一,是否合适?今后有否可能逐渐退出,完全交给市场化机构、行业协会去主办?

 

祝君波:12年前我担任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时,将ChinaJoy引进上海,在当时,这种展会如果没有官方出面,是办不起来的。哪怕到了现在,展会逐渐成熟,也有一定知名度了,但我觉得几年内,政府还是不大可能退出的。

 

ChinaJoy的主办单位有三家,新闻出版局代表政府,负责把握展览内容的导向问题,包括前面说的ShowGirl问题。如果没有政府,展会的权威性就会大打折扣。还有两家主办方,中国音像数字出版协会是行业协会身份,能够团结会员,代表会员呼声;北京汉威信恒展览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展览公司,有非常丰富的运营展览经验,那些招商招展、会务执行、成本控制等由他们负责。从十几年运行下来的经验来看,应该说,这样的组织架构还是比较合理的。

 

可能有人会觉得越市场化越“先进”,但其实未必如此,有时候市场化运作过头了,政府的介入就可以平衡一些矛盾。比如说,政府从安全考虑,希望展厅里展位不能摆的太满,但展览公司从商业利益角度出发,当然会希望展位越多越好,这就需要我们去和他们讲道理。这两年来,每个展厅里的大型展位数量都是减少的。

 

转行很正常

 

上海观察:此前有报道称,上海游戏产业的领头羊盛大公司开始转行做金融业务了,巨人集团也有类似的动作。是不是说明上海的游戏产业不行了?

 

祝君波:我觉得有两个概念要区分一下,“盛大集团”是去做金融了,史玉柱也去做光纤、做太阳能了,这是集团业务多元化的必然趋势。但“盛大游戏”、“巨人游戏”还在,他们的团队实力依然很强,他们的产值依然位居全国前十以内。

 

盛大、巨人主要发展客户端游戏,这个战略是对的,因为不同于短平快的“手游”,“端游”(即客户端游戏)门槛高,一般小团队进不去,基本上还是他们几家大公司垄断着。从上海地区的游戏产值结构来看,端游也是第一位的。

 

上海观察:您此前在《上海观察》发表的文章中提到,上海的国有出版集团、报业集团,应该在早些年介入游戏产业。那您觉得这个时机是否已经过去了,今后还有机会吗?

 

祝君波:我觉得大的是错过了。当时你只要拿个1000万、500万,甚至于不要钱,就可以收购或者联合成立一家游戏公司。2004年至2006年期间,是游戏产业一个很困难的阶段,受到舆论很大的压力,假如国有传媒集团愿意去和游戏公司合作,对公司是一个巨大的支持,很多条件你也好谈,到现在不就赚到大钱了吗?上海的国企负责人眼光还是太保守。孟尝君故事里有一句话很有道理,“狡兔三窟,方得高枕而卧”。

 

不过未来还是有机会的,因为整个游戏产业规模还在不断扩大。前几天的高峰论坛上有人预计,到2018年,中国的游戏产业产值会达到2000亿的规模,现在是1100多亿。说明这个蛋糕还是非常大,所以还是有机会的。我希望上海的传媒集团老总能多多借鉴凤凰出版集团、浙报集团的经验,考虑下如何在这块大蛋糕中切分到属于自己的一块。

 

上海特色在哪里

 

上海观察:上海游戏产业的产值在逐年增加,但占全国的比重似乎在下降。2011年,上海的产值能占全国的50%,2014年的数据只有31%左右了,这个怎么看?

 

祝君波:2004、2005的时候,只有上海有游戏,那时候占的比重还要高呢,但我认为那种市场是不正常的,是初级阶段。全国都开花了以后,一个地区不可能维持高比重的,只能维持一个增速,因为这么大的蛋糕,这么大的国家,不可能给你一个城市吃。

 

现在上海的产值占全国近三分之一,三分天下有其一,不错了。第二个我们增速还是很大的,去年是47%,高于全国平均增速38%,这个情况还是乐观的。我们不可能死看当年的50%,当年陈天桥一个人,一家企业就占到全国40%到50%,但当时全国产值一共只有二三十亿,现在蛋糕做到千亿元的规模,不一样的。

 

其次,上海也有上海的特色。和广东仅靠腾讯、网易这两家巨头不一样,上海的优势在于综合实力。

 

上海观察:您怎么定义“综合实力”

 

祝君波:首先,是本地玩家的消费能力比较高。上海,加上周边的江苏、浙江,都属于沿海发达地区,通俗讲,就是人比较有钞票。第二个是上海的人才优势,从陈天桥开始,“盛大”培养了一批人才,后来他的很多“徒子徒孙”,再出来开游戏公司,就遍地开花了。据说在张江,游戏企业的人喝杯咖啡就能完成跳槽或者说挖到合适的人才,这就是个形象的例子。

 

第三个,游戏行业和IT技术发展息息相关的,上海为啥能够最早把游戏产业做起来,和前几年政府有关部门在基础设施、前瞻技术、公共服务平台等方面的研发布局有很大关系。

 

上海观察:所以您觉得上海也不强求一定要再出一个腾讯、网易这样的大公司是吗?

 

祝君波:上海不可能跟广东一样,中国也不可能马上再有第二、第三个腾讯。我们支持多企业的均衡发展,以此达到一定的产业规模。当然假如上海有腾讯这样的超大型的企业,我非常欢迎。我觉得上海现在欠缺的就是类似腾讯这样的超大型的平台,在这个平台上,一些小公司研发的游戏可以在上面运营,平台公司本身靠“抽成”获利,这种模式的企业现在上海是欠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