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如何唱好一首800年前的古曲?

2019/8/14 7:11:40

如何唱好一首800年前的古曲?

“旧时月色,算几番照我,梅边吹笛?”800年前南宋词人姜夔写下的《暗香》,依照古谱唱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?

 

这些天,陈家坡和张琪两个上海音乐学院学生一人带一只水壶,坐在琴房里,从早上6点练到晚上10点。上海音乐学院老师杨赛每次路过,一听就知道是他们。“陈家坡拿过第十届金钟奖银奖,但一开始唱《暗香》唱得像鬼叫一样难听!”

 

《暗香》的古谱来自宋代姜夔的《白石道人歌曲集》,翻译姜夔的《白石道人歌曲集》是中国译谱界乃至世界译谱界的巨大难题。杨赛告诉记者,元代人使用俗字谱,要把它翻译成现代的五线谱非常难,要具备音乐、历史、文学诸多知识。《暗香》参考了杨荫浏先生的权威翻译。但50年来,人们演唱出来的《暗香》听上去并不好听。

 

宋代人都说姜夔写的曲子好听,为什么现在的人唱出来难听?杨赛觉得,问题出在他们太注重技巧了,唱得太有负担。“需要用文学反哺音乐,将古曲的冷暖明暗虚实做出精细的处理。”

 

杨赛说,《暗香》是年迈的姜夔在杭州想起旧事月色。年轻时一吹笛,便有美人摘来梅花赠与他。如今老了,美人没了、家国也没了。到结尾又回到从前的记忆里,片片梅花落到水面上。陈家坡和张琪,一个唱高声部一个唱低声部,循环往复层层铺垫情绪,呈现出两个姜白石,或者说一个人的两面。直到演出前两天,杨赛终于觉得陈家坡和张琪的演唱有了蜕变,“我敢说这是近50年来唱得最好的《暗香》!”

 

杨赛是比利时根特大学艺术哲学博士后、复旦大学文艺学博士后和上海音乐学院艺术学博士后。他之前研究古诗词,但从来不知道古人都是怎么唱这些诗词的。后来,他慢慢开始研究古乐谱,并希望让更多人能听到这些古曲。经过两年多筹备,在上海音乐学院、上海轻音乐团、上海歌舞团的合作下,有了这场“风雅中华诗词歌曲音乐会”。

 

上海轻音乐团团长褚保杰说:“这是一次难得的大规模中国古曲演出。这些曲子要从古谱翻译过来就非常难,还要重新编曲、配器,再由歌唱演员呈现,每个环节都是巨大挑战。”

 

“寻寻觅觅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李清照的《声声慢》,由孟雪、傅晓丽、王译林、苏美玲四个上海歌舞团女演员伴着萧声演唱。孟雪说:“一开始只注意音准和节奏,唱得很浮躁。每一句的意思并没有去深究,很难找准感觉。”傅晓丽是唱流行的,古曲对她来难度很大。“音和词的对应不按套路出牌,你得慢慢去理解,去琢磨古人的心绪。”

 

“长安少年游侠客,夜上戍楼看太白。”王维的《陇头吟》,来自600年前的《魏氏乐谱》。殷为杰和任森两人演唱,一个扮演老兵、一个扮演新兵。殷为杰已经学习了8年古代诗词歌曲。

于丽红教授的学生们演唱《忆江南》。

 

“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”温庭筠的《菩萨蛮》,来自300年前的《碎金词谱》。肖昕怡和韦斯莹两人,一个唱化妆的女子,另一个唱镜子里的她。

 

杨赛说:“当把这些纤细的心理设计都在音乐里表达出来,你就能发现一个听觉里的文化中国。”

 

演出还找来许多学生合唱队,有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不同年龄段的学生。王维的《阳关三叠》,古谱来自《琴学入门》。上海歌舞团男高音歌唱家梁斌扮演员外,上海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王译琳扮演王维,40个闵行区明强小学合唱团的孩子们穿着汉服登场,扮演前来送别的人,一边唱一边表演送别喝酒的场面。梁斌把这场音乐会称作一次“寻根”,是他自己的一次寻根,也是160个参加演出的孩子们的寻根。杨赛说:“孩子们不应该只会唱‘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’,他们也应该会唱‘渭城朝雨浥轻尘’。”

参加演出的学生合唱团。

梁斌、王译琳和明强小学合唱团的40个孩子。

梁斌带着明强小学的孩子们演唱《阳关三叠》。